•  
  •  
 

Abstract

面對父系主流文化的強勢語言,五四時期以來的女性作家想要 (意識或潛意識的) 在其文本中建構女性主體,無疑處於一個較為不利的困境裏。在傳統父權體制中被收編在他者位置上的女性,包括女性作家及其筆下的女性角色,其主體性都難逃複雜微妙的父權二元對立思維。這能夠說明何以張愛玲小說中所湧現的眾多女性家長,其主體性都具有較為複雜微妙的矛盾性。同樣的,在一種不穩定、焦慮和模糊的女性敘述中,要探討同樣不穩定、焦慮和模糊的女性主體和自主意識問題,也是閱讀上的一個難題。

Access to fulltext article is limited to users on Lingnan University campus or by subscription.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