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Abstract

本文以沙漠羅曼史為研究對象,企圖達成三項目的。首先是對《東方主義》一書的批評與反思,從該書處處提及的情色化東方想像為出發點,探討被薩依德所忽略之東方主義的性別意涵。其次,筆者將沙漠羅曼史置於女性旅遊書寫的脈絡下,指出女性作者比男性作者流露出較多對東方的正面評價以及對帝國主義的猶疑。第三,筆者比較翻譯羅曼史與台灣羅曼史二者的特色及其差異,指出西方羅曼史比台灣羅曼史更具有對帝國主義的反省與顛覆。而台灣小說經常將沙漠羅曼史與其他次類型混和。在這些女作家筆下,東西方二元對立雖然沒有完全消失,但沙漠羅曼史的東方想像富有重層性與曖昧性,一方面再生產了東方主義,同時也將其顛覆與轉化,成為女性旅遊與自我成長的契機。

Access to fulltext article is limited to users on Lingnan University campus or by subscription.

Share

CO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