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sertations from all years

Date of Award

1998

Document Type

其他

Degree Type

UG Dissertation

Department

Chinese

First Advisor

陳炳良教授

Abstract

朱天文(1956- )為台灣當代女作家、編劇家,早已享負盛名。《世紀末的華麗》1 短篇小說集是其寫作風格之轉折點,長篇小說《荒人手記》(1994)則獲得第一屆時報文學百萬小說首獎。

《世紀末的華麗》於1990年出版,包括七個短篇小說,其中一篇〈帶我去吧,月光〉故事頗有趣味,主角的幻想亦耐人尋味。故事講述主角佳瑋的戀愛故事。她的男朋友李平,為人忠厚,對她百般遷就。後來,她遇上來自香港的夏杰甫。他是商界精英,善交際,對感情不專一。佳瑋愛上了他,並開始畫JJ與美美的漫畫,分別代表夏和自己,她便沉溺在這個幻想世界裏。後來,她到香港尋找夏,卻發現他對她並不是認真的。

《世紀末的華麗》備受注目,被認為寫出了時代的蒼涼,反照了台灣的歷史背景。詹宏志形容它是 “一種老去的聲音”,2 他說:“朱天文筆下的 ‘成長’ ,如何竟都變換一副蒼涼沙啞的聲調;這一系列的小說,如何竟都包括一位滄桑於心的人,獨自在那裏,傾聽自己體內卡兹鈣化老去的聲音。” 3 簡括而言,今昔對比、年華不再是此書的基調,但是,獨立篇章總還有別的東西,如〈帶我去吧,月光〉衷的佳瑋,只用 “緬懷昔日” 來涵蓋其意義就不能細察她的行為。

王德成認為“這位小姐生猛的激情,真是如此 ‘天真無邪近乎無恥’。相對於她母親四十年舊情綿綿,孰輕孰重,反倒難下論斷。” 4 又說 “朱天文以小兒女式的筆調起始,卻終於述說一個恩情不再,回憶蕩然的故事。” 5 他以情之輕重去看故事的人物和時代。

張誦聖亦以台灣政治背景為立足點 “女主角陪母親到了香港卻不願再陪她到大陸去探親。中國即已變成了具體的現實, ‘中國情結’ 所賴以維繫的想像基礎也因之瓦解,換句話說,中國再也不是一個可供懷舊遐想的 ‘從前’。6 無疑小說充滿緬懷昔日之情,政治的隱義也昭然若揭。

不過,如果能撇開政治、歷史的層面,而轉以心理分析的方法,去剖析人物,就更能了解故事的細節,而不至於忽略了人物的思想,或無從解釋主角幻想世界的含意。運用心理分析,可以深入了解作品主題和象徵意義,避免歷史批評方法過分著重歷史和社會背景,而忽略了文學作品本身的獨立性。

本篇論文將依據水仙子的神話,運用心理分析來解構人物。論文以兩個方向來論述:首先,將故事人物和神話人物作一對照,李平就是厄科(Echo),佳瑋是水仙子(Narcissus),夏杰甫就是倒影,美茵就彷似小丑與水仙子性格相反;第二個方向,分析主角的性格特徵,是與水仙子吻合,從而證明主角的戀愛其實是虛幻的,她只在自己的世界裏,戀上了自己的倒影,因為在自戀的世界裏,真愛是不存在的。

Recommended Citation

李秀蓮 (1998)。戀愛幻影 : 論《帶我去吧 ,月光》。輯於《考功集(畢業論文選粹)》。檢自 http://commons.ln.edu.hk/chi_diss/23

Share

COinS